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赴韩整形]可悲!安徽两女子打完瘦腿针腿没瘦 反而住进了医院……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08
摘要:安徽滁州的小丽和小梅,上个月通过朋友介绍,来到一家工作室打瘦腿针,可没想到这腿还没变瘦,就进了医院......4月16号上午,记者在中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急诊观察室见到

安徽滁州的小丽和小梅,上个月通过朋友介绍,来到一家工作室打瘦腿针,可没想到这腿还没变瘦,就进了医院......

打瘦腿针为变美 闺蜜结伴住院

4月16号上午,记者在中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急诊观察室见到了小丽和小梅,她们告诉记者,住院一个多星期,但是打瘦腿针后四肢无力的状况仍然存在,每天都要输液十多个小时,主要都是一些营养神经的药物。

小丽今年22岁,小梅比她大两岁,都是滁州人,在合肥做纹眉工作。上个月,她们通过朋友小夏介绍,认识了一个私人美容师小边,小边在淮南市凤台县开了一家工作室,主营微整形和整形培训。

小丽:“他们是私人开的一个工作室,平时就给别人做一些微整。”

小梅:“看她朋友圈发的,因为我有她微信时间比较久, 她一直都在做这个微整项目。”

因为本身从事的就是美容业,所以小丽和小梅对自己的外表格外在意,一直以来,她们都对自己的小腿不是很满意,觉得不够纤细,线条不好看。

肉毒素,是肉毒杆菌在繁殖过程中分泌的毒性蛋白质,具有很强的神经毒性,能够破坏生物的神经系统。瘦小腿,利用的就是这个原理。肉毒素打到小腿上以后,小腿的肌肉感受不到神经的冲动传导,肌肉就减少了运动,逐渐使肌肉产生一定的萎缩。

在正规的整形医院,这项手术动辄几千,近万,但是小丽说,朋友介绍的这家工作室,可以给她们成本价。三个月打一次,三次一个疗程,只需要一千五百块钱左右。

小丽:“品牌中恒力和保妥适是正规的。然后因为保妥适好一些 ,就打的这个。当时我也查了,它那个盒子和网上的一样,但是具体的细节我没有看。”

3月31号,小丽和小梅在小边的工作室进行了瘦腿针注射,这个工作室就在美容师的家中。客厅摆了两张美容床,然后另外一个小房间也摆了两张美容床。冰箱里面都是瓶瓶罐罐的,柜子里面还有玻尿酸。

注射肉毒素术后的几天,一般都会有酸胀无力的症状。术后前两天,小丽和小梅都没把这种不适放在心上,可几天之后,情况越来越糟。

小梅:“回去以后,第一天第二天没事,第三天就浑身无力,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然后越来越严重。”

小丽:“但是后来反应越来越大,就是整个人头晕目眩,吞咽困难。”

工作室大门紧闭 电话变成空号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小丽上网查询后,认为自己的症状和肉毒素中毒相似,赶紧联系了美容师小边,之后在4月6号,小边来到合肥,给小丽和小梅办理了住院手续。

小丽说,小边当面承诺,会对她们的病情负责,还给她们缴纳了医药费。同时,小边在之前的微整形交流群里发布信息,表示之前售出的药物要回收。

小丽:“他之前那个微整的头像换掉了,朋友圈也全不展示这些动态了,她说通知以后就不卖药了,她说她要安心回家生孩子了。”

4月15号,小丽和小梅的住院费就快没了,她们打电话联系小边,可发现电话突然空号了,微信虽然没有删除,但发过去的信息始终没人理睬。

小丽和小梅的内心非常忐忑。她们希望小边能赶快把医药费付了,同时也担心以后会有后遗症,不能工作。

随后,记者也试图用自己的手机拨打小边的电话,也是空号,采访当天下午,记者和小丽的家人一起来到了他们打针的地点,凤台县龙祥花园小区,但小边的屋内无人应答。

记者随后来到了小区物业。通过物业记者了解到,这个小边就是户主,用作工作室的房子,是她自己的。但物业表示,因为个人隐私原因,没有办法将小边的其他联系方式交给我们。

记者让物业的工作人员帮忙联系,试着拨打后,对方表示,几个号码都打不通。然后,记者又让推荐小丽和小梅去打针的朋友小夏,试着打电话联系小边。

小夏表示,自己只是在小边的工作室做过整形手术,并没有深交,也不清楚小边现在在哪里。对于记者询问小边是否有证件和经营资质时,小夏表示她也不清楚。

随后记者将这件事反映给了凤阳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根据小梅丈夫的描述做了投诉登记,并表示接下来会调查处理。

对方愿意协商解决 但否认经营微整形

采访结束后第二天,小丽与我们取得了联系,她告诉记者,可能是得知记者采访,卫生监督所介入,小边的丈夫主动联系上了她们。

小边的丈夫:“我们已经协商好了,就是把这个病看一下,他们不是不放心吗,就到上海看一下。”

小边的丈夫表示妻子有孕在身,不方便处理这些事情,前几天手机丢了,所以换了号码电话不通,目前由他来善后。

对于小丽和小梅在工作室打瘦腿针的事,小边的丈夫全盘否认。

小边丈夫:“这个针是他们自己打的,药也是他们自己买的。”

记者:“不是你妻子打的针吗?”

小边丈夫:“他们不是两个人么,来学习,互相打的,药是网上搜索买的。”

记者:“你们有没有从事医疗美容?”

小边丈夫:“没有没有,我们就是教学,那个视频网上都有下载,都能看到。”

记者:“我看到了微信转账买那个针的费用。”

小边丈夫:“不是,那个不是针的钱,是学习培训的费用。”

小边丈夫还表示,他有当时小丽和小梅打针的视频,但是不能提供给我们。而培训也早就不在做了。

对于小边丈夫的话,小丽认为非常荒谬。她告诉记者,目前她和小梅已经出院,暂时接受了小边丈夫所说的,去上海进一步检查的建议。

律师这样说

帮帮团律师李仁宝:“按照法律规定,从事医疗整容行为,应当取得当地卫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否则的话就涉及到非法行医。非法行医给患者造成损害后果的,当然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帮帮团律师李仁宝:“证据的种类包括很多种,人证、物证。通过网上给对方转款的凭证,协商不成的情况下,在掌握有基本事实证据的情况下,也可以在治疗结束以后,在侵权行为地提起诉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不能因为贪图便宜,而伤害了自己的身体。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