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整形哪个整形医院]暗访微整形“零基础培训三五天可接单”(2)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03
摘要:据“珊妮”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她开设整形培训班已经7到8年,数不清带过多少学员,有不少学员“速成”后在全国各地开设了自己的私人整形工作室,包

据“珊妮”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她开设整形培训班已经7到8年,数不清带过多少学员,有不少学员“速成”后在全国各地开设了自己的私人整形工作室,包括广州、上海、新疆等地。有较复杂的手术时,学员会邀请她到外地指导或直接操作,“珊妮”会收取一定的外地出诊费用。此外,外地有顾客愿意出价邀请“珊妮”出诊,“珊妮”也会飞赴全国各地进行手术。

新京报记者以学员身份参与“珊妮”工作室的培训课程,据记者观察,该工作室约六十平方米,两室一厅,员工包括两位培训讲师和一名店长,店内还有两位从外地来参加培训的学员。

“珊妮”向培训的学员声称,没有任何从医资质的学员只需交6800元,经培训后便可开一家微整形工作室,按进价十倍给顾客打针,便可轻松年入过百万。

“珊妮”工作室一位助理告诉新京报记者,该工作室有来自国内外不同档次的整形手术耗材和药品,整形手术相关产品常以十倍价格卖给顾客。一位已经自己开工作室的学员也告诉新京报记者:“200元进的货,你卖2000元就对了。”

“有客源一年一两百万很正常的事情。很多女孩子做个半年一年都开豪车买房子了。”一位已经开店的学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珊妮”向记者介绍,零基础学员只需在该工作室培训三到五天,就可学会基础操作,可自己开工作室接单,此后随时可以找她复训:“理论也教,实操也会教,你们可以互相自己练实操。”

一位学员建议记者:“学会了要回去练。给妈妈打打,给姐姐打打,打上三个你就啥都会了。”

一位与记者同时进行培训的学员透露,她在“珊妮”的工作室学完一个多月,目前已接了三个订单,获得收入9600元,她对收入非常满意。

有多位学员称,在私人整形工作室接单为兼职工作,她们的客源主要靠熟人带熟人,以类似微商的方式在朋友圈发广告。

新京报记者表达担心顾客质疑工作室资质的问题后,“珊妮”表示:“我现在经常对顾客发火。(顾客)说要看证书,我说看什么证书?有些顾客就是欠怼。他非常纠结医师资格证的事情,你就不要接了。”

上述学员向新京报记者坦承,这是暴利行业,赚钱快,风险低:“抓进去大不了罚两三万就出来了。”

对于被执法部门查处的可能性,一位学员称,由于没有行医资格证,私人整形工作室没法在工商注册,但部分店主会注册一个纹绣店营业执照,实际上在店里附带提供微整形项目,降低被查处风险。

赵小姐此前进入一个“珊妮”工作室学员群,群成员有246人。该群截图显示,“珊妮”会在群里分享手术经验,学员会向“珊妮”及其他学员咨询注射剂量、操作手法等手术中遇到的问题。

“非法行医被抓,不到三次没法判刑”

按照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执业需要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整形美容机构也属于医疗机构类别。此外,整形美容项目施术者需要持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根据医疗美容APP“新氧”2018年度报告,国内有近2000万医疗美容消费者,市场规模或达2245亿,但平均每百万人中只有2.88位整形外科医生,黑市商家是正规商家规模的十倍以上。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整形科副主任医师石蕾称,该类整形工作室均属非法经营,目前大量存在市面上,但都处于民不举、官不究的尴尬地带,屡禁不绝。

“本身打针是可以几天之内就学会了,但是这些人并没有任何的医学知识,所以说他们也不是真正有这种资质。他怎么可能把你培训到你完全掌握。这种短期的培训班,只有可能是骗子在做。”石蕾告诉新京报记者。

石蕾介绍,要成为一个有合格资质的整形医生,可能需要五年到十年的时间,但社会对于整形的需求又特别多,其中落差催生了无资质整形医生、无资质整形工作室。

私人整形行业的流窜式作业特征,也增加了监管执法难度。

新京报记者查证,“珊妮”以真名孔某某出资的公司,目前仍处存续状态,其多家工作室也仍在运行中。

在赵小姐的多次举报下,三地执法部门曾经对此事做出过处理。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