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整形师脸]诊所丰胸 病发死亡(图)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4月1日,位于福州市长乐中路的朱辉雄博士门诊部,古田妇女陈兆琴的乳房被注射大约14针药剂后,丰胸手术结束,但死亡也一步步向她逼近。 从手术台上下来后,陈兆琴不断咳嗽,一咳就有血从针眼处流出,并出现头晕、肚子痛、咳血等症状。到古田当地一家卫生院

  4月1日,位于福州市长乐中路的朱辉雄博士门诊部,古田妇女陈兆琴的乳房被注射大约14针药剂后,丰胸手术结束,但死亡也一步步向她逼近。

  从手术台上下来后,陈兆琴不断咳嗽,一咳就有血从针眼处流出,并出现头晕、肚子痛、咳血等症状。到古田当地一家卫生院治疗不久,医院即发出病危通知。4月6日转入福州省立医院后,陈兆琴经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报案。

  丰胸会致人死亡?警方透露,死因有待今日尸检后确定。昨日,朱辉雄博士门诊部大门紧闭。记者调查获悉,该门诊部系非法诊所,“朱辉雄博士“亦无行医资格。

  赴榕丰胸

  乳房上注射两次扎30针

  陈兆琴,38岁,古田人,身材高挑,面容姣好。2004年9月,在好朋友的怂恿下,爱美的陈兆琴决定和外甥女邱爱轻一起到福州接受丰胸手术。

  经朋友介绍,陈兆琴等4人选择了位于福州市长乐路的朱辉雄博士门诊部。邱爱轻说,选择这家门诊部是因为朋友说它已经为众多妇女做过类似手术,比较保险,而且门诊部同意在价格上给她们优惠,手术费从每人六七千元降到4000元。

  邱爱轻告诉记者,她们4人刚到门诊部时,接待她们的医生姓徐,门诊部的人管他叫徐主任。徐主任对她们说,丰胸没什么可怕的,他已经为200多万人做过丰胸手术,从来没有失败过。随后,徐主任担任她们的主治医生。

  “整个丰胸手术分为3个阶段。手术比想象的要简单,就是在乳房上打针。”邱爱轻说。第一次手术时每人挨了16针,同年10月份第二次手术时每人挨了14或15针。至于医生注射的是什么药,邱爱轻并不清楚,只知道每次注入体内的是一针筒白白的液体。“针头很粗,像给猪注射用的那种,看了都怕。打针的过程中,针头不换,打完一筒再换一筒继续打。”再次注射一咳嗽针眼处就流出血

  2005年4月1日,门诊部通知陈兆琴等4人,要她们提前几个月前来做最后一个阶段的手术。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陈兆琴等人还是如期来到福州。

  当天中午12时30分,陈兆琴第一个上手术台。和前面两次一样,注射的还是白白的液体,邱爱轻站在旁边看。邱爱轻说,花半个小时打完大约14针后,陈兆琴开始咳嗽,而且一咳嗽就有血从针眼处流出。邱爱轻十分担心,询问一旁的徐主任是怎么回事,可徐主任说“忍一忍就过去了”。

  陈兆琴下手术台后,邱爱轻接下去接受注射。陈兆琴感觉身体很不对劲,咳个不停,而且感到头晕、肚子痛。她以为自己感冒了,便在门诊部买了两片扑感敏,并由医护人员注射了一针。

  4个人的手术都结束时已经是下午4时了,邱爱轻和陈兆琴一起到福州一个朋友家吃饭。邱爱轻说,在朋友家时,陈兆琴的病情加重,几乎没有进食,连耳朵都觉得疼痛难忍。

  随后,两人到陈兆琴在福州的姐姐家过夜,并住了两天。陈兆琴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不过大家都以为她患的是感冒,并没有太在意。邱爱轻强调说,做丰胸手术前,陈兆琴的身体一直很好。在家吐血一进医院就插上氧气管

  4月3日,陈兆琴回到古田平湖,她丈夫吴猛寅用摩托车将她接回家。吴猛寅说,当时妻子已经没法走路了,回到家后一直说胸口痛,咳出来的痰里带有血丝,“看她脸色就知道情况不好”。

  在家里住了一夜,次日,吴猛寅就把妻子送到古田平湖前坂的一家卫生院。一进医院,陈兆琴就被插上氧气管。医生告诉吴猛寅,陈兆琴的病情十分严重。4日下午4时,院方向吴猛寅发出病危通知。

  吴猛寅说,由于陈兆琴的心率异常快,咳血,医生最初判断是患肺炎或者肺结核,便给陈兆琴挂瓶。至于挂的是什么瓶,吴猛寅说他不知道。

  从4日到5日,陈兆琴一直在挂瓶,到5日医生为她拍X光时,她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5日晚8时,陈兆琴高烧到39℃,咳嗽时吐出的痰几乎全是血。吴猛寅将耳朵贴到妻子的胸口,发现其心跳非常快,呼吸异常急促。

  当晚,医院换了一班医生,吴猛寅向其中一名比较年轻的医生哀求道:“医生,快给我老婆一点好药,救救她吧!”医生说:“现在给她打的都是救命针了。”吴猛寅这才意识到,妻子快不行了。

  吴猛寅立即给妻子在福州的哥哥打电话,请他联系福州的大医院,准备将妻子转到福州抢救。

  6日凌晨3时15分,吴猛寅在转院通知上签了名。转院福州入院20分钟血压测不到

  当天早晨6时,吴猛寅将妻子送入省立医院。

  “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省立医院急救中心的接诊医生介绍说,当时病人不能说话,嘴角布满白色泡沫,呼吸急促,心音微弱。医院当即组织抢救。

  6时20分,病人的血压就测不到了,医生忙为病人紧急插管。7时15分,病人的心跳停止;7时30分,医院宣告病人死亡。

  家属报案

  今日尸检确定死因

  6日,吴猛寅向福州象园警方报案。当天下午3时许,邱爱轻和两名办案民警来到朱辉雄博士门诊部,徐主任不在,一个年纪较大的像老板模样的女子接待了邱爱轻。

  “我阿姨4月1日到你们这里做丰胸手术,早上她死了。”邱爱轻说。

  “是哪个?”

  “就是个子高高的那个。”

  “是不是(从手术台)下来以后躺在床上那个?”

  “是。”

  “啊?那完蛋了……”

  民警要求该女子去作笔录,但她以徐主任不在为由拒绝前往。

  据晋安警方透露,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但陈兆琴的死因还有待进一步确定,目前尚无法为这起案件定性。警方已经要求陈兆琴的家属申请法医鉴定,今日将做尸检。

  古田妇女之死是否与丰胸有关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昨日为该妇女丰胸的门诊部大门紧闭。卫生主管部门称,朱辉雄博士根本无门诊资格,该诊所也无执业许可证,且屡查屡开,省市区均没办法查处。周边群众称,诊所的人往往能在检查人员到来前及时关门躲避检查。躲避检查门诊部大门紧闭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福州市长乐中路的朱辉雄博士门诊部。从外观上看,这家门诊部的规模挺大的,有5坎店面,上下两层,一块硕大的招牌十分显眼。

  门诊部大门紧闭,记者上前敲门,无人应答。记者拨打门诊部招牌上的电话,但一直占线。陈兆琴的外甥女邱爱轻告诉记者,6日晚7时她再次到这里时,门诊部就已经关门了。而周边的群众告诉记者,6日白天这个门诊部还在开,可能是听说有人要来检查才关门,“因为这家门诊部的人很厉害,每次都能在检查人员到来之前得到消息,并及时关门躲避检查”。

  与该门诊部相邻的是某酒店的职工宿舍。在宿舍住了12年的老张告诉记者,这家门诊部起码存在10年了,“它对面的手机店老板都换过十几个了”。老张说,虽然该门诊部叫“朱辉雄博士门诊部”,但朱辉雄这人早已不在店内行医了,门诊部只是利用朱辉雄挂个名罢了。“这家门诊部的生意一般,牙科的顾客比较多,我就曾在里面看过牙齿。不过,它的美容部比较差,没有什么顾客。“老张说。

  记者注意到,与朱辉雄博士门诊部同在一条街上的门诊部全部闭门谢客。部门说法门诊部无执业资格

  昨日,一接到记者的电话,福州市晋安区卫生局局长苏海鸣就知道记者想了解什么。他说,前天晚上接到公安部门的协查通知,他立即组织检查。经查,患者投诉的朱辉雄博士门诊部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属于非法行医。

  “这个医疗机构我们已经查过不止一次了,区里查,市里查,省里也查,但都没有办法查处它。”苏海鸣说,“往往是我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开门,搞得我们也无可奈何!”

  记者昨日从福州市卫生局了解到,不仅这家门诊部没有执业资格,就是这家门诊部所挂名的“朱辉雄博士”也没有行医资格。福州市卫生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医师法》规定,上岗医生必须参加执业医师考试合格后进行注册,才能获得行医资格,而“朱辉雄博士“没有通过考核。

  雇医托的医生“下课”了

  本报讯昨日,本报披露了福州福怡门诊部第三“专家诊室”利用医托招揽患者、看病敷衍了事、视患者钱包开药的行径(B25版),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福怡门诊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给暗访记者“看病”开药的医生已经被辞退。知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些黑心诊所和医生骗钱的伎俩。揭秘“风头”上医生拒诊

  宋先生在福怡门诊部看病,因为没有人“介绍”,医生拒绝为其看病;记者暗访时的遭遇也是如此。许多读者对此表示不理解。

  “医院就是救死扶伤的,怎么能不给病人看病呢?他们算什么白衣天使,他们拒诊,比出租车司机拒载更加可恶!”读者陈先生说,遭遇拒载大不了重新拦一辆车,可看病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在气愤的同时,读者林先生也感到十分不解:“有的私营医院雇‘医托’把病人往医院骗,这家医院怎么就不要效益呢?而且当时医生闲着,为什么会拒绝看病?”

  对此,自称知道行业内幕的读者陈琴(化名)女士告诉记者,宋先生和记者第一次暗访时遭遇拒诊,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里,卫生管理部门正在开展医疗行业的治理整顿,属于“风头浪尖”上的特殊时期,所以依靠医托来骗患者的医生十分“警惕”,对不是医托拉来的患者不敢接诊,唯恐来人是暗访记者或是相关部门的管理人员。即使对持有“介绍信”的患者,接诊者也会百般试探,“验明正身”,问患者身份比问病情还要仔细。

  患者大都被掏空钱包

  陈琴还说,被医托介绍到一些黑心诊所的患者,大都被掏空腰包才走出诊所。

  她说,这些黑心诊所的医生之所以不断核实患者身份,是为了在保证“安全”的同时,通过察言观色了解患者的经济状况。医生首先一次给患者至少开10天左右的药,如果患者说钱不够,他们会问清楚患者到底带了多少钱,然后想方设法掏空患者的钱包,最多给患者留下几块钱乘车费。

  这和记者在福怡专家三诊室暗访时遇到的情况一样,所谓的专家首先给记者开了10天的药,要390元钱。在记者称只带了200元钱的情况下,对方开出了价值195元钱的药。

  据陈琴说,一些黑心诊所的药比大医院的药还要贵。害怕患者到别的地方去比较,这些诊所就违反规定扣下处方,让患者没办法搞清楚。处理雇医托医生被辞退

  昨日本报报道见报以后,原来活动在妇幼保健院的医托销声匿迹了,福怡门诊部的负责人也介绍,雇佣医托的医生已被辞退。

  福怡门诊部的负责人说,个别医生为了完成任务,与社会上一些人相互勾结,门诊部并不知情。昨日一大早看到本报报道后,他们立即调查核实,并决定将其辞退,该医生当日上午就离开了门诊部。这位负责人说,他不清楚该医生的具体情况,他们将协助有关部门对事件进行调查处理。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