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微整形证书]天津恶意撞人案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24
摘要:一个在街坊邻居眼里少言寡语的中年男子,缘何会驾车向素不相识的路人大开杀戒?酿成22起车祸,致10人死亡、11人受伤。他的妻女是否真如他所说是遭到绑架?他的女儿是否遭受过侮辱……所有的一切,由于天津警方至今未公布相关调查信息,致使人们只能从蛛丝

  一个在街坊邻居眼里少言寡语的中年男子,缘何会驾车向素不相识的路人大开杀戒?酿成22起车祸,致10人死亡、11人受伤。他的妻女是否真如他所说是遭到绑架?他的女儿是否遭受过侮辱……所有的一切,由于天津警方至今未公布相关调查信息,致使人们只能从蛛丝马迹中寻找答案。

  好几天崔继红没有来买啤酒了。在汪庆生(化名)印象中,晚上八点多,正是她推门进屋,大大咧咧地说“来三瓶燕京”的时候。

  汪庆生的长英小卖部就在距离崔继红家不到30米的地方,平时,几乎每隔一天,崔继红都会下楼来给老公买啤酒,酒不多买,就三瓶,6块钱。“崔继红人长得漂亮,也特别开朗,爱讲话。”汪庆生皱着眉头说,相比之下,张义民比较稳重,每次来买烟,买完就走,一句多余话也不说。

  在天津市塘沽区贵阳里小区,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张义民和开朗的妻子、漂亮的女儿以及热心的老母亲,组成了一个颇让人羡慕的和睦家庭——然而,一切都随着2010年2月1日清晨发生的一场公路杀戮而破碎,而与其一同被瞬间击碎的,还有十户美满的家庭——而行凶者,就是张义民。

  公路杀戮

  (在最为惨烈的第十一街,肇事车撞上了一群正准备上班的年轻人。他们中有的在汽车维修站上班,有的在塑料制品公司打工。来自山东聊城的刘明洋当时正和同伴有说有笑地走在路上,先是一声闷响,身边的同伴被撞飞,接着自己也被撞了出去……)

  在车来车往的天津市滨海新区第五大街,谁也没有料到惨剧即将发生。

  时间大约是1日早上8点多,突然出现的一辆4米多高的白色大客车呼啸着从第五大街驶来,在经过第五大街与泰丰路交会的交通岗时,它猛地撞上一辆在路边停放的警车,接着又迅疾朝北驶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路过的行人瞠目结舌。眼看着这辆印有“保税区×××”等字样的“津AB-6398”大客车继续行驶,当即有人报警。而肇事车开到第十一大街后,又接连撞上一辆大巴车,撞飞一名路人,而在第十一大街与南海路交会的十字路口附近,飞驰的肇事车又先后将两名骑自行车的路人撞倒。见这辆大客车如此疯狂,行人车辆纷纷避让,可疯狂的大客车却丝毫没有减速。“那车就跟疯了一样,专拣有人有车的地方撞。”当时正在第五大街上打扫卫生的保洁员贺师傅说,开始见有人被撞,想着车可能会停下,可那辆车不但没停,反而呼呼地就开走了,“很多骑电动车、开私家车的连车都不要了,赶紧都往路边绿化带跑,那场面,真是够吓人的”。

  在最为惨烈的第十一街,肇事车撞上了一群正准备上班的年轻人。他们中有的在汽车维修站上班,有的在塑料制品公司打工。来自山东聊城的刘明洋当时正和同伴有说有笑地走在路上,先是一声闷响,身边的同伴被撞飞,接着自己也被撞了出去……

  几乎同时被撞的张宗林当时正骑车上班,不想大客车从后撞来,瞬间便连人带车飞出好远。事后才知,要不是父亲给自己在市场上买了质量最好的山地车,而倒地的山地车车轮又在刹那间改变了肇事大客车前轮行进的方向,恐怕一条命也就没了。

  农垦的士公司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接连出现车祸后,交警部门在南海路、第五大街以及整个经开区都施行了临时交通管制。当看到向西的洞庭路被堵住后,肇事车只得又顺黄海路往南走,“开始是两辆警车围逼大客车,但挡不住,大客车速度太快了”。

  正在宽阔的北海路上待客的出租车司机张丽荣(化名)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将面临灾难,当她忽然发现前面一辆大客车凶狠地朝自己驶来时,吓得急忙发动车,却发现越急越打不着。在她觉得就要被撞上的时候,警车从大客车后面斜着插了上来……“要不是警车挡着,我非被撞死不可。”惊魂甫定的张丽荣回忆,当时这辆车明显就是奔着人来的,尽管有好几辆警车在北海路上来回堵它,就因为对方车大、车速快,拦了很多次都没拦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接近上午10点时,数百警力与多辆大货车终于在第九大街与北海路相交的丁字路口将发疯的肇事车逼停。然而,在一个多小时的围堵中,肇事车先后酿成22起车祸,致10人死亡、11人受伤(其中四名交警),多辆警车、私家车、自行车、电动车被撞。据目击者称,事发后的现场,几乎如警匪片一般狼藉、血腥。

  为何是他?

  (“张义民是个挺好的、挺不错的人……”“他这个人特点就是不爱讲话,好像老是心里有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员工告诉本报记者,张义民平时没什么爱好,但也没什么坏毛病,“总之是比较内向、严肃”)

  困兽一般的张义民在车内挥刀自杀,结果被迅速制伏。当他被警察从车上带下的时候,他的人生似乎在那一刻凝固成冰。

  当张义民的名字被公之于众后,他的行凶动机立即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人们想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制造了这起人间惨剧?

  经多方查找,本报记者找到张义民位于塘沽车站北路贵阳里14栋1门305的家。原来,40岁的张义民原是塘沽区郭庄子人,结婚后才与妻子崔继红、女儿青青(化名)住到了这里。2月4日晚,当本报记者第一次打听张义民的情况时,很多人并不知道张出事,一位遛狗的大姐惊讶地问:“嘛张义民,我咋不知道呢?不会重名吧。”

  与张家仅一墙之隔的一位戴眼镜的大嫂是在网上得知此事的,说到张义民,她印象颇好,虽不愿接受采访,但还是连连说“张义民是个挺好的、挺不错的人……”至于怎样不错,却不再说了。

  据与张家垂直居住的一楼美发店老板梁立文称,张家户型跟店里一样,两室一厅一卫,三面有窗,面积不到60平方米,“一家人我都认识,女的长得挺好看,也爱说话,但家里的事从不说”。梁立文告诉本报记者,他自东北来此开店后,张家夫妇与其女儿都是常客,张妻来了有说有笑,可男的来了,不太吱声,就说一句“头发理短点,你看着好就行”。在梁看来,张义民有点严肃,即便有时候说说股票,但基本上还是属于寡言少语的那类人。

  贵阳里小区建于二十年前,楼宇老旧,也没有门禁,但小区住户说,一直也没出过什么事。小卖部的汪庆生说,张家女儿上小学,很活泼,有时在小区和其他孩子玩,也到店里来买过东西,但张义民一般很晚才回来,有时到店里了也就是买一包长白山或白沙便匆匆而去。

  从周围人的各种评价来看,事发前的张义民似乎并不属于恶人一类,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会做出如此令人惊骇的举动?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