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耳整形医院]人造美女背后的商业秘密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24
摘要:人造美女是近来很抢眼的一个词。有一些女孩子,虽然并不是天生丽质,但是通过美容手术,也可以在短时间里摇身一变,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么神奇的手术,引得众人趋之若骛。但是,《经济半小时》记者周勇发现,在人造美女夺目的光环后

人造美女是近来很抢眼的一个词。有一些女孩子,虽然并不是天生丽质,但是通过美容手术,也可以在短时间里摇身一变,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么神奇的手术,引得众人趋之若骛。但是,《经济半小时》记者周勇发现,在人造美女夺目的光环后面,其实还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商业秘密。

调查:南京第一魔女

2004年3月中旬,南京当地的一张报纸刊出了这篇名为《打造南京第一魔女》的文章,公开征集一名南京的女子为她免费进行全身性的吸脂手术。南京东大医学整形美容中心主任 常力跃对记者说,“这一活动是为了树立一个形象。全国各个地方,整形医院也很多,力量也很强。但是像我们这样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样的机构要想出来的话,必须要做一些努力。”

不难想象,这一活动的几个关键词,第一魔女、免费、著名吸脂专家,每一个都会吸引眼球。3月18日,该媒体再次发表文章称,咨询电话火爆。后来成为南京第一魔女的葛莹,就是在这篇文章发表几天后报名的。葛莹对记者说,打动她的就是全身塑身,而且是一次性的这样就避免了分几次的一些麻烦和痛苦。

当时的应征者多达120人。最终南京东大医学整形美容中心选定了葛莹。3月29日,在签手术协议的同时,南京第一魔女手术医生李赴朝和葛莹进行了一次谈话。谈话中请葛莹在必要的时候要出席一些发布会或者一些公众场合。

9点钟,葛莹躺上了手术台。这时候,她才得知,他将被抽出1万毫升左右的脂肪。而这1万毫升脂肪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并不清楚。9点30分,吸脂手术开始。记者注意到,和常见的局部吸脂不同,为了一天内打造魔女成功,吸脂将是全身性的,涉及11个部位。南京东大医学整形美容中心护士张军波对记者解释说,吸脂的第一部分进行的是全腹和腰和髋;第二部分进行的是双上肢和背部还有颈部;第三部分是双小腿和提臀。在手术的过程中,标有闲人严禁入内的手术室始终有记者出入。手术进行中,在现场的记者曾经达到9人。专家告诉记者,这样做很不符合规范,可能会增加手术受术者感染的可能性。

在进行了长达6个半小时的手术后,葛莹共抽出脂肪15000毫升,这一重量相当于她体重的1/5,是业内公认吸脂极限的3倍。然而,术后的葛莹没有马上休息和观察,而是被安排和记者见面。对此李赴朝解释说,“按理说应该包扎完以后,再让病人出去,可是怕包扎后媒体们说是穿紧身衣造成的效果。因此就直接和记者见面了。他又解释说,“我是把针眼消毒以后封起来避免感染做了准备工作才出去的”。

站在主办单位的宣传广告前,葛莹和手术医生满脸笑意,这张照片被很多媒体发表。记者在活动的主办机构看到,东大美容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这一事例挂在自己的墙上,前来求治的病人也大增。葛莹的案例也被介绍手术医生时每每被提及。手术中的种种表面的不规范也逐渐被人们遗忘。这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一个月后,葛莹对自己经历的这场手术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调查:南京第一魔女的风险

4月22日,在上海长征医院,在妈妈的陪同下,葛莹挂了整形外科的号。葛莹的妈妈对记者说,“考虑到要上班,然后还有些问题,毕竟这么大的手术,本身也怕有一些什么意外,到上海做一个全身的检查,比较放心一点。”当记者问道为什么这样的检查不在手术的医院或者在南京的其他医院的时候,葛妈妈说,因为这个事情在南京已经炒作的沸沸扬扬,不想在滋生事端,而且上海的的长征医院是解放军的一个大医院,更可信一些。

长征医院检查的结果,葛莹双下肢肿胀,感染比较明显,但整体状况不错。在住院治疗5天后,葛莹出院。就在葛莹和她的妈妈长出了一口气的时候,他们听到了这样的说法。

葛莹的责任医师,上海长征医院整形外科主任江华对葛莹说,“我说你很幸运,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江华还告诉记者,葛莹并没有意识到她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因为抽出的脂肪量太大了。江华说,“整形外科的医生有一个共识,就是抽脂不能超过3000到4000毫升,如果这个病人确实是明显地胖,或者多个部位需要抽吸,也应该分次分各部位的抽,这样比较安全。一次抽这么多,而且全身性的抽,风险是非常大的。”

记者了解到,大面积大量抽脂有可能引发多种严重并发症,其中,肺动脉栓塞,利多卡因中毒,进行性坏死性结膜炎,呼吸窘迫综合症,大面积出血创伤性综合症都有可能导致死亡。在中华医师协会,记者还了解到,在美国,吸脂手术的死亡率为五千分之一,而在我国,已经为此付了很高的代价。中华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总干事王冀耕对记者说,“据我所知,在全国由于抽吸量过大(死亡的)案例最起码在八起以上,所以炒作宣传首先要建立在尊重知识尊重科学的基础上。”

采访中,专家一再提醒记者,医学美容是为了满足健康人求美的心理需求,安全是第一位的。中华医学会美学美容分会副主任委员高景恒教授说,“它不是个病,它不是有病了,比如得个恶性肿瘤,明明做这个手术有危险,但为了救命,也得偏向虎山行。美容医疗美容外科手术没这个必要,它是健康人的心理需求,不能拿健康来耍儿戏。”

采访中,打造南京第一魔女的医生告诉记者,他已经做全身的吸脂手术超过1000例,其中,80%的吸脂量都在1万毫升以上。而在全国各地,吸脂过量的手术也并不少见,与此相关,关于吸脂的纠纷也是不绝于耳,为什么会形成这种无人管的局面呢?

有着20年医疗美容临床经验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博士陈焕然自称“消防队员”,因为他工作时间的60%是用来为医疗美容失败的患者做修复手术。他告诉记者,从业人员水平的良莠不齐是导致目前吸脂行业混乱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说,吸脂手术其实在临床上是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手术。而目前,在各类美容手术中,吸脂手术已经占到了总量的20%以上。除了技术简单外,高额利润则成为很多医疗美容机构开展吸脂业务的直接动力。吸脂投入的设备消耗很少,相对来说成本降低利润就高了。

与此同时,评判吸脂手术是否成功还没有一个评判的标准,这就为解决吸脂手术纠纷带来了麻烦。“怎么样一个手术算成功,怎么样一个手术算失败,现在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标准。比如说双眼皮,怎么算双眼皮做成功了,比如说他是个细腰,腰细到什么程度,是见到了骨头,还是吸到皮下多少脂肪的量,就算正常,就算手术成功,目前即便国家级的法律,国家级的整形美容的学会,中华医学会,都没有一个专门的细则来规定。”

在中华医师协会,记者看到了刚刚出版不久的《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美容医学分册》,据介绍,这是目前唯一一本编辑成册出版发行的医疗美容技术规范。中华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总干事王冀耕对记者说,卫生部颁布了《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也就是19号令。它有几个附属的一些文件。其中包括比如说,医疗美容机构的标准、医疗美容项目、以及委托中华医学会出版的这一本《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美容医学分册》。它现在目前阶段应该作为我们医学美容操作的一种技术标准来看待。

在这本由众多专家编写的技术规范中,在脂肪抽吸部分明确规定了吸脂量等标准,据介绍,这是目前关于吸脂手术最权威的规范了。但记者了解到,这一规定并没有强制性。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