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整形正规医院]奥美定相关公司注销致受害者告状无门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24
摘要:《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王晓/吉林长春、图们报道 谈话中,郭荣一直用“那东西”形容奥美定,用“鬼迷心窍”形容自己 一场准备了一年零八个月、预计开庭三天的“奥美定”集体诉讼案,却因为第一被告的消失,在半天之内就结束了战斗。 6月16日,21名“奥美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王晓/吉林长春、图们报道

  谈话中,郭荣一直用“那东西”形容奥美定,用“鬼迷心窍”形容自己

  一场准备了一年零八个月、预计开庭三天的“奥美定”集体诉讼案,却因为第一被告的消失,在半天之内就结束了战斗。

  6月16日,21名“奥美定”受害者状告吉林富华医用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华公司”)案在长春市南关区人民法院开庭。主审法官当庭出示了由吉林省商务厅和吉林省工商局出具的证明——被告公司早在2007年4月注销

  这个意外让原告代理人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李肖霖律师和《中国卫生法制》杂志副主编卓小勤措手不及。

  “我们在法庭上看到证明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早就注销了。”卓小勤一脸无奈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这样一来,等于‘冤无头,债无主’了。他们害了这么多人,到现在,连道义上的责任都不用负了。”

  本该是场“赢面很大”的官司

  卓小勤所说的“债主”,正是注射隆胸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奥美定)的生产厂家吉林富华公司。

  知道富华公司的人不多,知道奥美定的人却并不少。自1999年4月问世以来,有关它的广告铺天盖地。一时间,爱美的女人们涌进美容院,隆胸、隆颊,隆一切想鼓起来的地方;甚至连一些男人也禁不住诱惑,偷偷摸摸地体验起这一“无毒、无副作用”的注射方法。

  “聚丙烯酰胺本身无毒,但是它不能保证在人体内的稳定性。”卓小勤解释说,“一旦分解为单体丙烯酰胺,就成了有细胞毒性、神经毒性、遗传毒性和致癌性的物质。此外,由于注射美容属于盲视操作,一旦注射到静脉,容易造成血管异物栓塞。”

  2006年4月30日,国家药监局一纸禁令,撕下了奥美定华美的外衣。禁令下达以来,单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一家,就接到了二十多起有关奥美定的案子。

  “据我了解,凡是告富华公司的,全都败诉了。”卓小勤称。分析败诉的主要原因时,卓小勤认为,首先是当时产品注册没有被撤销,在诉讼过程中,法院一般会认为这是合法产品。其次,诉讼的方案和思路也有问题,以往都是按照侵权诉讼来打的,“但由于所有医疗操作规范都是奥美定商家自己制定的,因此很难胜诉。”

  6月16日开庭的这场官司,则是按产品质量责任起诉的,共计索赔1254余万元人民币。卓小勤认为,如果可以照常开庭的话,赢面很大。

  据了解,这场于2006年10月立案、“赢面很大”的集体诉讼案早已被一拖再拖。

  2006年8月,富华公司向北京市一中院提出诉讼,状告国家药监局,称药监局向奥美定发禁令的行政行为违法,该案因此被中止。

  等到近两年后该案重新开庭的时候,居然是少了对手的棋局。

  7月10日,本刊记者找到了主审法官孟辉和南关区法院一位姓宋的负责人,但他们均以“尚未结案”为由,拒绝了采访。

  数次完美的变身

  实际上,几年的博弈中,富华公司早已不露声色地走了几步绝佳的“妙招”。

  原告律师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的资料显示,富华公司的工商资料,分为六个部分。除第一部分的注册和最后一部分的注销外,其间还有四次完美的变身。

  最初的注册是在1997年11月,企业名称为“吉林富华医用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投资方为香港富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投资总额为25万元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则是生产、销售乌克兰高科技医用美容保健品“英杰法尔”系列(亲水性聚丙烯酰胺凝胶)。当时的董事长为曹孟君,也就是之后奥美定的“发明者”。

  随后的一次变更中,“英杰法尔”被更名为“英捷尔法勒”,“吉林富华医用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更名为“吉林富华英捷尔法勒医用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则改为刘野。

  刘为曹孟君二女儿曹培皙的丈夫。

  1998年4月,乌方发现富华公司擅自改变生产日期和产品包装,进行体内注射,且以很高的价格出售。于是,当年9月,乌方解除了与富华公司的合作,将橄榄枝转投吉林敖东药业有限公司。

  但就在1999年4月,富华公司对外宣称,他们研制出了最新产品奥美定,材料同样是聚丙烯酰胺水凝胶。于是,公司又更名为“吉林富华医用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

  七个月后,富华公司就拿到了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司颁发的《医疗器械注册证》。

  凭借一纸注册证,富华的奥美定和敖东的英捷尔法勒开始了几年的博弈。直到2003年,英捷尔法勒注册期满后没有继续注册。此时的市场上,仅剩下奥美定一枝独秀。终于,2006年4月30日,药监局以“不能保证上市中的安全性” 为由,将奥美定叫停。

  在此之前,时任国家药监局局长的郑筱萸、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司司长的郝和平先后落马。

  2005年6月,富华公司将外资转为内资,刘野和曹培皙各占30%和70%的股权。仅仅一个月后,又以“变更后,不利公司业务发展”为由,将股份全部转回香港富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刘野的“脱身”是在2006年5月。当时的几次《吉林富华医用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中注明,将全部股权转让给台湾客商蔡文志,外资公司执行董事也相应由刘野变为蔡文志。

  在蔡文志的身份证复印件上,记者注意到,此人现住址为台湾云林县,职业为“无业人员”。

  完成最后注销登记的,便是蔡文志。申请单上给出的理由是“经营困难,提前解散”,下方则是于2006年10月 26日、27日在《吉林日报》、《长春日报》上做出的清算公告的复印文字。至此,富华公司完成了“金蝉脱壳”的最后一步。

  与富华公司相关联的吉林省富华医疗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销售“奥美定”)及长春市富华整形美容医院也都相继注销或吊销营业执照。

  “合法”注销

  “在债权债务没有清偿的情况下,工商部门给他们注销,绝对是不应该的。”卓小勤表示,下一步,他打算对工商部门提出诉讼,要求他们撤销之前的注销登记,“我们找过工商,他们一脸无辜,说所有的步骤都是合法的。他们是公告了,但是公告在一个地方报纸上,谁看得见啊?富华公司之前闹出这么大的事,工商不可能不知道。这就是用形式上的所谓合法来掩盖实质上的违法。”

  吉林省工商局宣教中心主任荆雳钧最近经常被问到有关富华注销的问题。7月11日,面对本刊记者的提问,他对答如流,“人家走的是正规路线,申请、公告,要是知道他们官司缠身的话,我们也不会给他们注销。可登报后,没见债权债务人找上门来,也没接到法院的任何通知,那我们也不能拖着不给人家注销啊。”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