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整注射 眼部整形 鼻部整形 面部轮廓 脂肪填充 皮肤美容 胸部整形 眉部整形 毛发移植 口唇整形 牙齿整形 美体塑形 私密整形 抗衰老

[整形年龄]医疗美容市场乱象调查:“医生”在居民楼做手术

来源:互联网 作者:美容整形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1
摘要:那么,目前市场上没有经过正规培训的人多吗? 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7年医美黑皮书》,全国正规医美诊所有9500多家,而黑诊所是前者的6倍,约有6万家。黑诊所规模

  那么,目前市场上没有经过正规培训的人多吗?

  根据更美App发布的《2017年医美黑皮书》,全国正规医美诊所有9500多家,而“黑诊所”是前者的6倍,约有6万家。“黑诊所”规模小、隐蔽性强,常隐身于生活美容店、住宅区与酒店中。“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按照正常流程,一名专业整形外科医生在独立执业之前,要经过至少十年的培训。以在北京执业的专科医生韩娟(化名)为例,她在哈尔滨的医学院学习8年,之后又接受两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培训和一年的科室轮转,这样才能独立执业。

  除了整形外科的嫡系正规军,还有一部分医美医生是从皮肤科、妇科、口腔科乃至普外科改行而来。

  “这些半路出家的医生,成了医美行业医生的另一主要来源。”韩娟向记者介绍说,还有一种现象亟待警惕——挂证。

  此前,联合丽格医疗美容投资连锁集团董事长李滨曾提到,尽管没有具体数字,但业内人士估计,现在国内医美执业医生的数量比正规医美机构的数量还要少。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医美机构就会租借医美医生的执照去骗申资质。换句话说,医美机构虽然有合法资质,但其实只是一个空壳,其名下的医生都是空挂,真正行医的可能只是护士或者是根本没有行医资格的社会人员。

  李滨认为,这是一种隐蔽性较强的“黑医美”,而且在业界并不少见。

  对此,韩娟也早有耳闻,“曾经有不少患者告诉我,她们在一些机构接受微整形手术时,存在手术当天被告知取消手术的情况,原因是护士请假了”。

  2017年5月,原国家卫计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社部、海关总署、原国家工商总局与原国家食药监总局7部门联合开展了打击非法医美专项行动。

  然而,业界人士坦言,只有在发生医疗责任事故的情况下,那些非法从业人员才会承担刑事责任。一般而言,即便监管部门发现了“黑诊所”,作出的处罚也很轻,也就是没收医疗器械、处以最高两万元的罚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黑诊所”很难杜绝。

  消费者维权频频碰壁

  执法部门面临取证难

  在韩娟看来,非法行医带来不少问题。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医美行业,玻尿酸被用于填充除皱,但很多人对玻尿酸的印象不好,总觉得打了玻尿酸后,脸部会变成发面馒头一样,很僵很不自然。其实,真正导致脸僵的原因并不在玻尿酸,而是注射问题,比如填充时注射过量。脸僵还有可能是因为注射得不精准,当注射位置不精准时,比如想填充鼻根,结果打到了鼻翼,这就会使整个鼻子更加不协调,看起来僵硬。”韩娟说。

  从理论上来说,医疗美容属于医疗范畴,所有的医疗行为都有风险。

  韩娟说,比如,割双眼皮的一个副作用是干眼症,有的没割好还会导致闭不上眼;抽脂手术听起来毫无风险,但如果术前检查不严格,对于有基础疾病的求美者来说,手术可能会诱发心脑血管疾病;还有肥胖患者需要进行大量抽脂的“环吸术”,由于抽脂量大,会造成皮肤与身体组织分离,实际上就是大面积创伤,造成体液在短时间内大量丧失,处置不当可能会休克甚至当场死亡。

  而现在的问题是,消费者在接受整形手术后一旦出现问题,即便是向卫生部门举报,也会面临取证难问题。

  赫珺即是如此。

  做了隆鼻手术出现问题后,赫珺曾经试图向给她做手术的“医生”求助。对方听说赫珺的鼻子在术后出现了问题,也很害怕,让赫珺到正规微整医院将隆鼻的假体取出来。可当赫珺到正规微整医院提出取出假体的要求时,被拒绝。

  “之后,我再次联系那名给我做隆鼻手术的‘医生’,让她承担医药费取出假体,她在电话里拒绝了,并且还把我拉黑。”赫珺说。

  而当赫珺向卫生部门举报后,也是无功而返。

  据赫珺介绍,卫生部门找不到给她做隆鼻手术的那名“医生”;在对微针美容院进行调查时,也找不到麻醉、微针等相关器械。

  “卫生部门医疗科第一次找那家微针美容院谈话时,美容院否认给我做过微针。第二次,我要求与美容院对质,美容院就拿出一个水氧仪说是微针仪器。当初在美容院做微针时,他们说产品技术都来自韩国,所有证件都齐全;可面对执法人员时,美容院却说是在西安学的技术。”赫珺无奈地说,美容院什么都不承认,卫生部门也找不到相关证据。

  “我们见过一些非常惨痛的案例,美容变成了毁容。正规医疗机构有保存证据的意识,所有的医疗行为都可以回溯,而非法机构恰恰是为了规避调查,根本没有办法回溯,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邓利强说。

  邓利强认为,消费者在选择非法整形机构时,其实就已经将自己置于风险之中。消费者要自觉自愿地把自己的健康置于法律范畴之内,才能得到应有的保障。

  在调查中,记者也了解到,因为非法诊疗行为,一些美容机构甚至是没有资质的工作室都被行政处罚过,但处罚之后似乎依旧可以随意进行整形活动。

  对此,邓利强的看法是,因为取证困难乃至无法查处,或者说没有能力去查处,导致一些非法机构没有受到查处的风险,也就造成了微整形遍地开花的状况。

  “很多人将问题原因归结为目前在医学美容领域的监管工作薄弱、法律法规不健全、行业约束力弱。其实,法律很健全,就是监管不到位。而且,监管不到位并不意味着监管部门不作为,而是取证太困难。因为监管部门查处时不一定能够‘抓现行’,所以一些机构就肆无忌惮。”邓利强说,“从目前的情况看,医疗卫生行业的监管在不断加强,我们也期待医疗整形美容市场可以更加规范。”

责任编辑:美容整形
  • 美容
  • 整形
  • 医院